首页 > 穿越架空 > 偷风不偷月 北南 > 第 10 章

第 10 章

小说:

偷风不偷月

作者:

北南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1-13

亦思这一遭双重失误,在众目睽睽下窘态毕现,颜面尽失。

楚识琛望着台上的空白投影,翟沣仍僵在一旁,脸色茫然。

台下躁动地议论着,谁也没想到,投标会以如此滑稽的方式落幕。

亦思黯然退场,商务车载着一队败兵驶出医药公司,总监的手机三番拿起又放下,第四次才鼓足勇气按下通话键。

所有人屏息听总监低声报告,没来及认错,李藏秋已经大动肝火,责问的怒音在车厢扩散开来。

全程顺风顺水,到岸时触礁翻船,并且翻得十分彻底。

路口红灯,楚识琛微微偏着头,映在玻璃窗上的影子冷峻、陌生,瞧着不像他自己了。

他心烦地闭上眼,头脑却很清醒,今天的事件绝非“失误”,恐怕是一场“蓄谋”。

昨晚,楚识琛确认标书检查无误,封口装箱,翟沣加班练习,演示文件也是没有问题的。

直到刚才出事,这期间是谁动了手脚?

其他人不知道密码,只有项目的人能接近电脑和标书。

但大家没有这样做的动机,从头到尾,每个人投入那么多精力和心血,凭借这一单可以升职加薪,谁会做伤害自身利益的事?

况且这个项目李藏秋高度重视,项目组基本都是他的人,谁敢从中作梗?

绿灯了,汽车在静默中驶过一条街,归程过半,售前经理小声问:“总监,你觉得这情况怎么处理?”

总监的焦头烂额化成一声轻叹,说:“李总一会儿到公司,咱们都等着吧。”

售前经理自我安慰道:“一起这么多年了,李总讲情义。”

总监目露寒光:“李总跟你讲情谊,你觉得项樾跟你讲吗?”

楚识琛睁开双眼,这一单是亦思给项樾的亮相,如今演砸了,就算李藏秋肯从轻处理,可座下的评委会吗?

他看向翟沣,翟沣缓缓地摇了摇头,仿佛已预料到结果。

回到项樾园区,十二楼亦思销售部,鸦雀无声。

会议室的门打开,亦思的副总裁立在门口,表情严肃,招一下手说:“过来吧,都在等你们。”

楚识琛落在末尾进入会议室,除了副总裁,亦思的总经理和人事部经理都在场,李藏秋先一步到了,来得太急,甚至没时间换一身西装。

而会议桌正前方的主位,坐着的人是项明章。

这是项明章第一次光临大驾,他安坐着,喜怒不外露,端详不出任何情绪和心思,左手握着杯白水啜饮一口,再看一下腕表,貌似时间有限,只是抽空过来一趟。

项明章巡睃项目组众人,目光越过前排职位高的几个,在楚识琛身上驻留了一会儿。

神情泰然,比他想象中镇定。

副总裁说:“项先生,李总,人到齐了。”

李藏秋的怒火隐藏干净,沉着道:“先交代是怎么回事。”

总监迈前一步陈述今天开标会的经过,大领导过问,不能避重就轻,不能文字游戏,老老实实地说了。

说完,总监意图分辨几句,起码向上级表示出严正的态度。

不巧,项明章插了一句:“这么说,当场废标了?”

总监咽下要说的话,艰难地承认道:“是。”

项明章仍旧没有情绪起伏,问:“主要责任人明确么?”

“目前情况来看,”总监斟酌道,“管理电脑文件的是王经理和翟组长,他们是今天的主讲人。”

王经理快速反应,说:“我负责商务部分,排在后面,内容也比较少,所以电脑是翟组长先用,昨晚和今天上午一直是他拿着。”

翟沣点点头:“是这样。”

副总裁质问:“那好端端的怎么会文件破损?还经过谁的手,跟标书出错有没有关系?”

总监回答:“从宣介会开始,文件是楚识琛负责的,标书也是他在管。”

“翟沣,楚识琛。”副总裁说,“你们对此有异议吗?”

翟沣似乎无话可说。

“我有。”楚识琛开了口,“标书我装箱前检查过没有问题,如果没人动过为什么会变成第一版?这件事有蹊跷。”

副总裁问:“你是说有人偷偷换了标书?”

楚识琛道:“是,我认为需要调查。”

李藏秋说:“偷换标书,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为之,栽赃陷害?”

“我反对。”总监驳斥道,“这段时间大家尽心尽力,干这种一损俱损的事,对谁都没好处。出错是人之常情,推卸责任就不应该了。”

楚识琛说:“我没有推卸责任。”

总监说:“昨晚你最后检查,今早你第一个到,一路上你拿着装标书的箱子。到了医药公司,大家都在场,我当着大家的面开箱、交标书和保证金支票,除了你没有人单独接触过箱子。”

楚识琛动了动唇,咽下一句话没说出来,静了数秒,才道:“这是认定了我弄错标书?”

副总裁说:“凡事要讲证据,现在没有证据证明其他人动过,你是负责文件的,当然要承担主要责任。”

总监扭脸对楚识琛说:“大家明白你的心情,这件事不全怪你,你缺乏工作经验,难免的,翟组长贸然推荐你管理,也有一定责任。”

项明章饮尽最后一口白水,将轻飘飘的空纸杯放在桌上,却撂了句重话:“楚识琛缺乏经验,可经理不缺,总监更不缺。他犯错担责,你们做上级的就能摘个干净?”

总监连忙解释:“不不,我绝没有推卸的意思!”

项明章说:“那就好,‘弃卒保帅’在项樾可行不通。”

话说到这份上,总监不敢再分辨半字,会议室内一时噤若寒蝉,副总裁不好妄断,用眼神向李藏秋请示。

投标出事后,李藏秋第一时间接到了李桁的通知,他势在必得的一单砸了,砸得这么难看,比技不如人输掉还可耻,简直是在打他的老脸。

这个项目,项樾从未插过手,给了最大化的尊重和自由,今天一出事,项明章收到消息亲自过来,摆明是要干预处理结果的。

刚才的一句“弃卒保帅”,何尝不是在敲打他?

李藏秋气息沉重,为了拿下这一单,用的是跟随他多年的左膀右臂,可这个错太实了、太荒谬了,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

他谁也不能保,大股东是项樾,会议桌的主位轮不到他坐了,一旦从轻发落,他又添一条“包庇属下”。

李藏秋说:“无论如何,翟沣和楚识琛是电脑和文件的直接管理人,负主要责任。其他人监督不力,一样难辞其咎。”

项明章沉吟道:“李总认为应该怎么处理?”

“当然按规定,公事公办。”李藏秋识相地说,“我还在假期,不便插手,由项先生做主吧。”

项明章没有推辞:“那我代劳吧,总监是销售部的一把手,两位经理也都是业务部门的老将了,先暂停工作,人事部开会商议后再定。”

人事部经理夹着尾巴坐了半天,得到吩咐赶忙点了点头。

项明章继续道:“至于翟组长,听说为亦思效力了十几年,老员工了,不该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这话留了一线空间,而非直接下处分,翟沣明白,做了个深呼吸,主动说:“我愿意引咎辞职。”

剩下最后一个。

项明章目光移动对上楚识琛的眼睛,他记得昨晚在电梯里楚识琛蓦然回首时的模样,明媚鲜活,与此刻立在阴影中的身躯判若两人。

隔空相视片刻。

项明章宣布:“楚识琛,开除。”

处理完,项明章有事要办,跟李藏秋低语了两句起身告辞。

楚识琛站在门边的位置,项明章一步一步走近,经过他面前,须后水的清淡味道闯入鼻腔,他的大脑滞后地变成空白。

一瞬后,项明章走远了。

李藏秋拍了拍他的手臂,低声安抚道:“不是不帮你,你看见了,叔叔无能为力啊。”

楚识琛并不需要安慰,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他谈不上沮丧,唯独可惜亦思错失了项目,更不懊悔,因为他认为事情根本没有解决。

辞职有程序,翟沣摘掉工作证,回位子上写辞职信。

楚识琛的东西在九楼,离开亦思销售部,走着走着竟到了书画展厅。

他索性去欣赏那一幅《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笔触愤慨,可楚识琛越读越冷静,落笔千钧,他却思绪飘飞。

到底是谁做的?

获利者又是谁?

既然旁人接触不到文件,那必然是项目组的内部人员。刚才他咽下一句话没说,除了他,还有一个人单独接触过箱子。

是翟沣。

昨晚最后走的人是翟沣,他有机会更换标书。

正大光明使用电脑的人是翟沣。

楚识琛认为文件保存的环节不够严密,是留了心眼的,让他不加防备去信任的,只有翟沣。

那天在这间展厅,翟沣落寞地说——“我职位低,够不上公司的管理圈子。”

所以,不属于李藏秋麾下的人依旧是翟沣。

开标会前的过度紧张,究竟是压力,还是做贼心虚?

楚识琛早就料想到这一切,又在心底不停推翻,因为他找不到翟沣这么做的理由。

本可以借机上位,何必要自毁前程?

如果预谋到今天,那这些日子对他的关照,又岂不是多此一举?

楚识琛返回销售部,翟沣留下辞职信刚离开。

他搭电梯追下去,跑出办公大楼,瞥见翟沣正停在树荫下视频通话。

翟沣看见他,没有闪躲,用口型说了句“稍等”。

楚识琛立在两米之外,隐约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小女孩,比他想象中要大一些。

“我今天没有吃午饭啊。”翟沣温柔地说,“因为爸爸放假了,下午去接你放学。”

小女孩说:“那你带我去买新书包。”

翟沣答应:“没问题,买个最大的。”

小女孩说:“不要,买漂亮的,去找妈妈的时候背。”

翟沣笑道:“听豆豆的,好了,把手机还给老师,下午好好上课。”

楚识琛没听出翟沣引咎辞职的压抑,却感受到一份解脱后的轻松,视频在小女孩烂漫的笑声中挂断了,周遭静下来,只余树顶鸟鸣。

翟沣回避地觑着地面。

楚识琛咽下诘问,说:“这学期没几个月了,突然买新书包吗?”

翟沣微怔,没料到他问这个,回答:“反正以后上学也要用。”

“那倒是。”楚识琛问,“豆豆念几年级了?”

翟沣说:“六年级。”

“那夏天小学毕业,该念初中了。”楚识琛有一点恍惚,“学校定好了吗?”

翟沣回答:“她妈妈去年调到深圳工作,看好一家学校,我准备带豆豆过去。”

楚识琛关心道:“你呢,也去深圳发展吗?”

翟沣顿了顿:“我不急,工作到那边再找吧。”

楚识琛含义深长:“嗯,辞职比开除要好办一些。”

翟沣几乎没有思考:“抱歉。”

楚识琛紧跟着问:“为什么抱歉?同样犯错受罚,为什么对我抱歉?”

翟沣猛地抬起头,支吾许久,最终颓然地塌下肩膀。

楚识琛迈近一步,声音从咬紧的齿缝中挤出来:“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是一家国际私立学校对么?”

翟沣犹疑地问:“你怎么知道……”

楚识琛确认无误:“果然是你。”

他全部明白了,六年级,小升初,门槛很高的私立学校,波曼嘉公寓茶几上签了名的入学推荐信……

原来黄雀在后。

翟沣是项明章的人。

这一切都是项明章的安排。

翟沣主动提出带他,大概也是计划之中,这段时间的关照,不过是为了今天拖他一起下水。

所以抱歉,可抱歉有什么意义!

楚识琛浑身血热,冤有头债有主,丢下翟沣回到办公大楼,九层销售部,他被开除的消息已经传开了,同事们齐刷刷地看向他。

楚识琛直奔总裁办公室,被关助理半路挡下,他道:“我要见项明章。”

关助理说:“项先生不在里面。”

“他去哪了,我要见他。”

关助理说:“项先生要出差几天,出发去机场了。”

楚识琛一口气奔出园区,打车赶去机场,坐进车厢,他感到一阵脱力。

真是一盘好棋,真是一头居心叵测的大尾巴狼!

昨晚在电梯里项明章问及开标,内心在想什么?是期待今天上演的好戏,还是嘲讽他蒙在鼓中被耍得团团转?

宣布开除他的时候,又是平静还是痛快?!

楚识琛胸腔堵闷,抵达机场,下车冲进航站楼,现代化的大厅满目陌生,空中回响着广播,他在人潮中来回奔走。

楚识琛疯狂地搜寻项明章的身影,直到精疲力尽仍不肯停下。

陡地,一辆执勤车拐了过来。

楚识琛根本来不及停步,不知是谁在冲向谁,他眼睁睁地迎向一场碰撞,感官麻木忘记了恐惧。

刹那间,一股力量把他拉扯开了。

他趔趄着退后,撞上一面坚实的胸膛。

楚识琛转过身,项明章近在眼前,大手紧攥着他的手臂,盯着他,问:“有没有受伤?”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