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豪门赘A后我跑了 娜小在 > 12. 第 12 章

12. 第 12 章

小说:

穿成豪门赘A后我跑了

作者:

娜小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08

见月半夜离家出走,被见广涛给揪回来关屋里了。

见月拍着门反抗,“你这是违法!”

见广涛铁面无私,“我关我不听话的闺女,违什么法?”

见月卖可怜,“爸爸,我听话,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见广涛不为所动,“你不去医院,那就在屋里待几天好好想想,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放你出来。”

见月假哭,“爸,你不爱我了吗?”

见广涛学着假哭,“女儿啊,你不爱爸爸了吗?”

见月情绪转换到翻白眼,“不爱。”

见广涛:“……”

见月被见广涛禁足。

其实除了不能出家门,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见广涛让尹丽劝劝见月,一看她来了,见月直接开问,“你叛变了?”

尹丽啧一声,“谁叛变了?我本来就跟干爸的想法一样。”

见月做了个请的手势,“慢走,本小姐就不送了。”

尹丽直接坐沙发上,拿起点心吃,不忘说:“干爸对你多好啊,连零食都这么好吃。”

见月也坐到沙发上,“我爸肯定对我这个女儿好,你不用提醒我。”

“哟哟,牙尖嘴利的,”尹丽撇嘴看她,“怎么到了感情方面那么降智?”

见月不服气,“谁降智了?”

尹丽反问,“明明吃了大亏却还要坚持生下人渣的孩子,不是降智是什么?”

见月蹙眉,“什么叫生下人渣的孩子?孩子跟我没关系吗?”

尹丽摆摆手,“好好好,孩子是一个人的行了吧。”

见月理不直气也壮,“孩子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

尹丽怼道:“哟,你厉害,不仅没脑,还创造了医学奇迹。”

见月瞪大眼睛,气道:“你这张嘴干嘛这么损啊?”

尹丽无辜摊手,“没办法,我这张嘴开过光的,只要跟人渣有关的就说不出好话来。”

见月:“……”

两人友谊跟亲姐妹没差别,尹丽对江畔没好感,说起来有点幼稚,总觉得那人抢走了见月。

她和见月从小到大整天黏一块,等江畔一来,她成了电灯泡、多余者了。

最重要,尹丽觉得江畔太假,但即使是好姐妹,也不能过多插手见月的感情,只能希望是她看走眼了。

可偏偏江畔比她想象中的还渣,现在见月好不容易离了婚,却要生下孩子,这不恶心别人,也恶心自己吗?

尹丽越想越气,压着情绪问,“你到底怎么想的?”

见月看向她,固执道:“丽丽,难道我连生下这个孩子的权力都没有吗?”

尹丽表情一滞,“你当然有,可是,”她顿了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被江畔知道,以她的尿性,她会怎样?你比我们都了解她,到时候她来跟你争夺孩子,或者因为孩子再狠狠敲诈你一笔……”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一定不会放过她。”见月打断她的话,斩钉截铁,“新仇旧恨送她去监狱都是轻的。”

“那你为什么现在不送她去里面蹲着?”尹丽对这件事表达了困惑和不满,“你真的不该那么轻易放过她,因为她就是个疯子,随时可能会反咬你一口。”

见月没说话,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江畔这个名字,极其痛恨,却又像一根刺,扎在她的心口上。

是她第一个爱的,也是唯一一个。

大一暑假,见月遭遇了绑架。

她被蒙上眼睛,绑上手脚关在了一间脏臭的狭小空间里。

因为担心她的生命安全,警察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就在见月绝望的时候。

有一个声音闯入她的耳朵。

“嘘,别怕,我来救你。”

她看不清她的模样,那天天色很暗,风刮的很大,从电闪雷鸣间可以断定眼前人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和一双温暖的手。

江畔就那样拉着她的手,没命的在山间跑。

从小娇生惯养的见月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她跑不动了,也没劲跑了。

于是,江畔没有半分犹豫就背起她继续疯了似的往山下跑。

尹丽说得对,那个人的确是个疯子。

她在那样电闪雷鸣,狂风骤雨的夜晚,背着她,被划伤了胳膊、脸,被尖锐物伤到了腿都没有停下,甚至连说上一句疼都没有。

大概是从来没有如此疯狂刺激的经历,见月震惊之余,紧紧抱住了江畔的脖子。

她在这样一个陌生的背上,感受到了满满的安全。

后来,她们获救了。

见月盯着她问,“你是谁?为什么要拼了命的救我?”

江畔回答的很坦诚,“为了悬赏金。”

在见月被绑架的那三天里,见广涛全市发布通告只要有人提供任何线索,都能得到二十万的悬赏金。

这份直白让见月觉得新鲜,更觉得她真诚。

不得不说,她跟江畔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江畔一个月的伙食费最多500,而500块对见月来说连一顿下午茶都不够。

但就是这样不同世界的江畔给见月带来前所未有的好奇和新鲜。

也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

所以,当江畔主动追求她的时候,见月的口里只能说出答应的话来。

那时候的江畔眉眼精致,理智勇敢,对没有任何爱情经验的见月来说,真就像是一束光。

谁曾想,那就是对眼睛有害的电焊光,要不怎么瞎了眼爱上她。

见月语调平静,“丽丽,我放过她,就当是还当年她救了我命,我不喜欢欠人情,尤其她的。”

当年见月被绑架的事,尹丽知道,那三天的煎熬和恐惧现在想起来都后怕。

江畔救了见月的命,也救了濒临崩溃的见广涛。这是事实。

因为那场绑架的人是见广涛生意上的死对头,破产了,想跳楼自杀,但死前必须得找个垫背的,于是见月成了目标。

尹丽叹气,“好吧。”略微停顿,“那孩子呢?”

见月依旧固执,“孩子跟那个人是两码事,她该死,孩子就该死吗?”

这下尹丽无话可说,但还是觉得见月蠢的无可救药,她叹息,“养孩子很复杂的。”

见月言简意核,“有钱怕什么。”

尹丽无语一笑。

六年,对见月来说,初恋的根本不懂爱情,就当是一场修行了。

即便一时间忘不干净,但也没贱到靠孩子对那样可怕的一个人再有什么念想。

见月舒了口气,“我跟她已经是过去式,不过她却不要脸的永久标记了我,作为医生你比我清楚被Alpha永久标记的Omega预示着什么,如果我不要这个孩子,后半辈子,我要一个人了。”

见月太讨厌一个人了。

从小到大,爸爸为了生意长年累月的见不着人,但因为对猫狗的毛过敏,她只能跟玩具玩。

这一点,尹丽也清楚,不由心头轻轻一动。

因为她跟见月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一个人。

话说开了,言尽于此,尹丽靠向沙发椅背,放弃当个说客,“好吧,你生下来,我们俩就有东西玩了。”

见月瞪圆了眼睛,“东西?玩?你这是什么狗屁话?她是人不是小玩意!”

尹丽笑,“我这个干妈就是一说,哪舍得啊。”

见月眼一眯,“干妈?”

尹丽点头,“我不管,我就是她干妈。”

见月轻哼,“是谁来劝我把孩子打掉的?小心以后我告诉……”

“打住打住,你之前不也是……”

“你给我闭嘴!”

“我就不!”

“……”

……

江畔对李琪这个人物颇感好笑。

看着卡上多了的三千万,她唇角微弯,拿起手机拨打了李琪的手机号。

她可是爱国守法的好公民,这种坑人钱的事不能干。

李琪却关机了。

江畔嘶地吸了一口气,皱皱眉,关机啊,那就,她拿出之前抄的一个手机号,然后拨了过去。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