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豪门赘A后我跑了 娜小在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小说:

穿成豪门赘A后我跑了

作者:

娜小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08

江畔从返乡豪门赘婿成功转型,成为江庄村情报局一员。

她只用了一个星期。

下一个星期就可以从她们下手计划买地了。

村里的地好多搁置荒芜,倒不是地理条件的原因,而是近几年工钱涨的吓人,粮食价格却低的愁人,同时80%的年轻人都往城里跑,即便剩下的年轻人也已经没人愿意种地,并且村里但凡有体力的大多外出务工,其余剩下的,妇女老人孩子居多,五六十岁的妇女具备劳动力,但她们要看家、看孩子,只能种点粮食、种点菜,这就导致好多土地闲置浪费。

那么好的地任凭杂草丛生,多可惜。

江畔想,即使这里将来不开发,她也要买些地发展种植产业。

这是跟她专业对口的事业,没理由不做。

情报局的那些村民,便是剩下的主力军,老幼妇残,如果花钱买下他们荒了的那些地,应该没理由不卖。

但前提得得到他们的信任,这就是江畔为什么非要加入她们成为一名情报局成员。

这是买地能否成功的关键。

她这边“事业”成功“转型”,而远在C市的见月却不怎么太好。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食欲下降,吃什么都没胃口,浑身乏力,心情也莫名烦躁,就连这个月的月经也没来。

见月有了个胆颤心惊的猜测,但不敢去医院,只窝在家里拿着手机在网上不停地搜索。

没胃口,恶心怎么回事

浑身没劲怎么回事

怀孕都有什么反应

怀孕一个月的反应

怎么判断是否怀孕

怎么区分生病和怀孕

……

怎么追杀猪狗不如的混蛋

怎么才能让人渣后悔

怎么控制想杀人的心

怎么才能够杀人不犯法

……

从一开始正常的画风直接到追杀江畔,见月仅仅只用了五分钟。

因为是ABO世界观,作为小说中的Alpha,江畔又出现了一次易感期。

抑制剂是保命的居家必备良药。

江畔感叹,ABO世界里是哪位大神发明了这种药剂,太伟大了。

赵翠萍心疼闺女遭罪,想着既然江畔都回家了,暂时也没有出去的打算,不如在附近村里给她找个Omega,如果合适的话就结婚。

此提议一说,江畔想都没想就拒绝。

她的理由是哪有刚离婚没俩月就找对象谈婚论嫁的,就算再着急也不能这么个急法。

江畔说:“赵美女,你要是想你闺女再次成为村口的焦点人物,你就给我介绍。”

赵翠萍顿时打消这个念头了。

其实这种生理周期让江畔很不适应,那种躁动不安,严重到失去理智,甚至需要隔离,实在过于伤害身体。

最重要,江畔在易感期对见月更加渴望,只希望得到她的抚慰。

江畔满面愁容地分析了一会,以她对自己的了解,不至于跟见月睡过一次就这么渴望她,她就算再色也没色到这种地步吧。

所以,断定是这具身体残留着原主对见月的情感。

但下一秒江畔又否定,既然存留着爱意,为什么还伤害?

她有无数个疑问,却无法解答出一个正确答案。

江畔上网查了一下关于Alpha对Omega为什么会念念不忘。

当看到关于标记这个字眼的时候,江畔猛然想起在看小说的时候了解过Alpha对Omgea的标记分为临时标记和永久标记。

原剧情中原主从始至终对见月只是临时标记,现在看来,那货对见月压根谈不上真爱。

那么,那天晚上她对见月是临时标记还是永久标记?

因为信息素加上药物的作用,那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江畔想不起来了。

江畔叹一口气。

“怎么了?唉声叹气的。”

赵翠萍端着切好的西瓜一进屋就听见江畔叹气。

其实她早就发现江畔这次回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放下西瓜,迟疑着问,“畔畔,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难处?江畔拧了眉。

如今在她的“努力”下,书中的原剧情已经发生改变,只要她不跟见月再有任何的瓜葛,基本上是可以安稳的过完这一生。

作为穿越者拥有着上帝视角,比这里任何人都知道这里的事情,做起事情来自然比他们更容易些。

如果非要说一个难处,对她来说,最大的难处莫过于用别人的身份活着。

或许是从小自由惯了,跟原主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努力“扮演”着原主,面对原主父母的时候,总会想,如果坦白的话会怎样?

当然,江畔只是想想,她没自私到去伤害无辜的人。

而且,如果她真的说出“我是穿书者”之类的话,被当成精神病的那一面非常大。

“还真有难处,”江畔吃了口西瓜,“我想买地,但不知道从哪下手,妈你和老江同志有这方面的经验吗?”

“买地?”赵翠萍眉头一皱,“你买地干啥?”

江畔:“买地种啊。”

赵翠萍眼神中带了困惑,“你真打算回家种地?”

江畔想了想,“至少暂时是这么打算的。”

赵翠萍拧眉沉默。

买地的事,吃饭的时候,江畔又问了江庆和。

听完,江庆和明显一愣,“买地?家里十多亩地够种的,还要买啥地?”

江畔笑着说:“十多亩哪里够,我要上千亩上万亩。”

江庆和:“……”

赵翠萍:“???”

江畔铁了心的买地好像对两位打击不小,大半辈子就供出这么一个大学生,学是上出来了,可又回家种地。

但转念又想,这几年做梦都盼着女儿能回家,现在回来了,还打算在家里发展事业,就这么一个孩子,能回心转意回到他们身边,是值得高兴的事。

夫妻俩难得对这件事表现出了默然。

而且在赵翠萍看来,江畔一定是在外面受到了极大的难处才回家,否则以她的能力抱负,绝不会回村发展的。

不过,还是不免纳闷。

赵翠萍:“你说畔畔买地就买地,干嘛要买那么多地?”

江庆和:“她也就说说,真要买那么多地,上哪弄那么多钱去?”

赵翠萍点头,“也是。”

……

经过几天的纠结,见月下决心去见了尹丽。

可到了那,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尹丽每天都忙成狗,难得喘口气,喝着咖啡注意到见月的脸色不太好,似乎是瘦了点。

“减肥呢?”尹丽问。

“啊?”见月挠挠眉毛,难得说笑,“我这么好的身材,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有肉,需要减肥吗?”

尹丽笑,“是是是,见大小姐出了名的好身材。”说着嘶一声,“可我怎么看着你比上次瘦了,精神也不太好。”

见月:“距离上次都过去大半个月了,天热,难免没胃口。”

尹丽:“那你怎么不来找我?”

见月:“你气的跟吹猪似的,我不敢。”

“哟,还有见大小姐不敢的。”

两人说笑间,见月的心情轻松不少。

可尹丽还是注意到见月的表情像是在走神,医生的直觉让她还是问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见月摇头,“没有。”

尹丽挑眉,“那你来找我什么事?”

见月翻白眼,“非得有事才能找你?我想你了不行?”

“千万别,作为一个医生最怕别人想我了。”尹丽看着她,“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的。”

见月面上的笑容淡了淡,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摇了头,“真的就是想你了。”顿了下,“你整天都有事情做,我现在做什么都做不下去,真羡慕你。”

“下周我就有一周的假期了,到时候一起去玩,放松放松怎么样?”尹丽知道因为江畔的事情,见月这两个月的心情一直不太好。

见月点头,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现在对她来说,似乎都没什么值得兴奋的事了。

江畔一次次的背叛让她攒足了失望,现在婚也离了,那人也滚了。

可见月发现好像江畔的离开并没有让自己很开心。

反而多了许多烦躁,或许尹丽说得对,就不该轻易的放过江畔。

“想去哪玩?”尹丽拿起手机问。

见月思考着,她也不知道想去哪。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有想过很多个地方。

想着去找个地方好好的放松一下,再回来是个全新的自己。

可两个月过去了,现实做起来很难。

“想好再告诉你,你忙吧我走了。”

见月还是决定再等几天看看,说不定只是最近心情导致的身体问题。

所以想想去哪放松心情是首要。

……

午后,情报局聚集地。

江畔跟成员们说了她要留在村里发展。

“畔畔,在村里有啥可发展的?”

“就是。”

“村里没矿,没工业,可没啥可发展的。”

江畔微微笑起来,“种地啊。”

此话一出,顿时有了议论声。

“种地?”

“种地有啥发展的。”

“粮食不值钱,工钱贵的要命,不是淹就是旱。”

“种子化肥农药也越来越贵。”

“……”

原主当年可是本地高考状元,受过采访上过报纸的那种,凡是知道她的人都笃定她一定在大城市发展的很好。

此刻一听说回家种地,无疑是爆炸性新闻。

情报局的成员们七嘴八舌讨论开了,纷纷认为江畔要么读书读傻了,要么脑子不正常了。

“种地有什么不好的?我学的专业就是跟种地有关,现在科技发达,全部使用机械化,累不着。”江畔抛出试探,“大娘婶子们,你们那些荒地要是不种卖给我我种,怎么样?”

“行啊,都给你。”

大家笑着随口应了一声,没人信,只当是江畔说着玩的,因为哪个村还有愿意种地的年轻人。

江畔可爱一笑,“那咱们可就说定了,我这就去找村长,然后咱们谈价钱的事。”

大家依然在笑,也依然没拿江畔的话当一回事。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