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豪门赘A后我跑了 娜小在 > 第 21 章

第 21 章

小说:

穿成豪门赘A后我跑了

作者:

娜小在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2-14

听完江畔让她继续行骗的目的,金雁张大嘴巴久久无言。

“你张这么大嘴干什么?”江畔站起身,一本正经地阐述,“骗一个也是骗,骗十个也是骗,骗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依然还是骗,既然如此,那骗一个不如多骗几个,还能体现你骗人的技术含量。”

金雁:“……”

是这么论的吗?

金雁悄悄打量江畔,眼神中掠过一丝惊恐,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见月被骗的团团转了。

简直就是骗子界的天花板。

还是毫无良心的那种!

一瞬间,对比来看,金雁觉得自个真是善良的不得了。

但她还是有诸多疑问,并问出了口,“江小姐问句不该问的……”

“既然不该问就别问了,”江畔直接打断,“你只需回答我这笔钱赚不赚就行了。”

金雁:“……”

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句,“这种没良心的钱赚的心里不舒服。”

江畔听了这话不由一笑,“你个骗子跟我讲良心?”

金雁无话可说。

短暂沉默,她还是坚持问,“江小姐你为什么要一下子骗那么多人?你我才第一次见面,信任度还没建立起来呢,你就不怕把这事卖给那些八卦记者?”

江畔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眼眸深处露出一丝寒气逼人的光,她稍稍弯腰凑近金雁了些,嘴角轻勾,“你不怕我把你卖给警察,我就不怕你把我卖给八卦记者。”

金雁直视着她,不由胆颤,同时揣测,这个江畔比传闻中的还要可怕。

“至于你说的信任度,你一个骗子,信任度这种东西能有多少?”江畔不紧不慢,“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金雁嘴角微微抽了抽,默认了这话。

“微信我已经加你了,手机号也存了,给你考虑的时间,考虑好了,你给我答复。”江畔看了眼时间,准备回酒店休息。

金雁回神,忙叫住江畔,“你……能保证不犯法吧?”

江畔转身看她,“就是让你去给老家的大娘婶子们算个卦看个风水,你不做的就是这个?警察叔叔抓你了吗?”

金雁没话说了,但心里还是好奇的要命,她还没遇到过被人要求去忽悠整个村的人。

这个江畔果然不简单。

要不然怎么能从见家手底下全身而退的离开。

回到酒店,洗澡的时候江畔才想起来买的抑制剂落在见月车上了。

想起见月看见她这张脸就厌恶的表情,只能可惜钱白花了。

江畔擦着头发,盯着镜子里的脸,完全遗传了她父母五官上的所有优点,并把这些优点加精,这张脸确实有足够让人爱的资本。

江畔摸了摸,又利用镜子去看脖子处所谓的腺体,感谢这本小说的作者没把AO的腺体设定成类似“富贵包”的东西,在这里的腺体更像是个粉色胎记,而且形状像是个心形。

大概作者觉得她的设定带着浪漫,可在江畔看来怪异又俗套。

如果让她来设定的话,腺体应该在腰上或者屁股沟,再或者脚底板,因为那些地方没人会看到。

当然,设定在菊花上也是可以的。

话说菊花常年不见不着太阳,为啥比其他地方黑?

江畔:“……??”

洗澡中的人总是脑子里会冒出奇奇怪怪的想法和问题,江畔也不例外。

但她还是忍不住骂自己一句变态!

经过这段时间的适应,尤其是每半个月左右一次的易感期,让江畔开始渐渐习惯作为一个Alpha所具备的特质。

比如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是淡淡的下雨打湿泥土的芳香,还夹杂着一种类似将熟麦子的清香味。

是她喜欢的味道,也符合她这个农业科研员的气质。

忽然想起见月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水蜜桃微甜的香味以及某种不知名花香的香味,其中还夹杂着下雨打湿泥土的芳香。

或许,因为信息素有相同气味,在易感期的时候,她总是会对见月有种可怕又怪异的迫切需求感。

好吧,江畔承认对Alpha和Omega这种人种,她的确不是很了解,甚至不是很理解。

Alpha和Omega的结合,标记等等,能够想出这种设定的作者,大脑的构造一定很奇特。

等等……

标记?

江畔猛地想起原剧情中,原主那货从始至终都没有永久标记见月,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个剧情,现在看,她好像明白为什么了。

因为原主打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见月,对见月充其量只是喜欢。

跟见月在一起,完全是看中见月的家世背景、人脉资源。

所以,原主是不会永久标记见月的。

一个Alpha如果永久标记Omega,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宣示终身属于权。

除非真的很爱,迫不及待的想要那个人专属自己。

江畔关掉吹风机,揉揉头发,事实上她对这种“终身标记权”的爱意不是很理解,也不太赞同。

毕竟,爱情是有保质期的。

洗去一身疲惫,整个人摔进柔软的床里,来C市就没有一天好好休息过,江畔决定睡个懒觉。

来C市主要有两个目的,拉合伙人买地,再者找一个懂风水卜卦的算命师傅。

这两件事她都办了,目前就等结果。

李继那个生意精真是精明让人皱眉头,不过也理解,毕竟投资有风险,再成功的人士也不能盲目投资。

目前来看老家那些荒地,论谁看也看不出有什么价值。能让人家心甘情愿的往里投个几千万甚至更多,必须得让对方相信只要投就一定会有回报。

江畔头疼的是她根本没办法让李继相信,老家的地是真的要建经济开发区。

她都说了她是穿越过来的,没人会信的。

她只能从李琪那个二货下手,鼓动李继来投资。

但现在看来,她对李琪的期望值有点高了。

江畔翻个身,暂时想不出什么头绪,继续睡觉。

多年吃百家饭看百家人,心态各方面都自成一派,再难的事江畔都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一觉睡的有点久,再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手机被轰炸了。

来电显示分别是李琪和骗子小姐。

她回了李琪,接通李琪那奇妙的思维说出的话让江畔赞叹。

“我们□□我,向我哥勒索要钱,我保证让他拿个一两亿没问题。”李琪得意洋洋的说,“我想了两天终于想出这个绝妙点子。”

江畔说:“还不如把你哥本人绑架了,拿的钱更多。”

“你这个主意更好!”李琪惊叹,“我还没看我哥被人绑架过呢,好,就按照你说的办。”

江畔:“……”

“对了,要全程录像,我要留作当纪念,等我哥结婚的时候要在婚礼上反复播放。”李琪已经跃跃欲试,期待万分。

江畔:“……”

对于李琪神奇的智障发言,江畔越发觉得她能活这么大绝对是个奇迹。

要不然外人不打死她,就她哥也得揍死她。

二十分钟后,看着站在面前的李琪,江畔意识到这货不是在开玩笑。

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特无奈,“绑架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琪一本正经,“谁闹着玩了,真绑架。”

“?”江畔真要怀疑李琪有没有大脑了,迟疑片刻,给出合理建议,“李小姐,你家里也不缺钱,我劝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脑子。”

李琪:“……”

李琪炸毛,骂骂咧咧起来,大小姐脾气上身,嚷着她全是为了投资的事着想,说江畔不知好歹。

江畔发现这人不讲理,但深知跟这种大小姐也没法讲道理,只好妥协,但还是不禁问,“投资的事你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李琪顿了顿,看着江畔,“因为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找我做正经事的人。”她眉头渐渐皱起,“无论是我爸妈还是我哥,甚至我的朋友,别说是找我做正事了,就是讨论一下,或者让我帮帮忙,都没有过,在他们所有人眼里,我就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做不了事,就连一个主意也拿不了。”

江畔明白了。

李琪哼了哼,“反正,我就信你这一回,如果真亏了,在他们眼里我已经是废物了,废物投资亏是理所当然的,我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江畔微微蹙眉,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却又透着是这么个理。

果然,李琪在这本小说里是个神奇的存在。

“所以,我就算是死也得拉着我哥垫背,让他尝尝投资失败的滋味。”李琪又说。

江畔眉毛拧上天,所以,事实上李琪不是相信投资会成功,而是想让他哥投资失败。

看着李琪,江畔突然有股淡淡的担忧。

“今早上我看八卦新闻,昨天你和见月一块去医院了,还去的妇产科,什么情况?”李琪的话题跳转的有点猝不及防。

江畔刚舒展开的眉毛再次皱起,“八卦新闻能信吗?”

“有照片有视频,而且我找专业人士坚定了不是P的。”

江畔:“……”

短暂无语,江畔评价,“真是了不起,还找专业人士坚定。”

“这有啥了不起的,只要是关于见月的新闻,我都会找专业人士鉴定。”李琪理所当然,“假的我还会帮忙澄清呢,但要是真的,我会花钱买上热搜看她笑话。”

江畔:“……”

嘴角微抽,再次给出评价,“你对她还真是蛮上心的。”

李琪贱兮兮的笑道:“跟你说,我已经派人去查见月为啥去妇产科了,还了解到最近见月经常去妇产科,我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江畔:“?”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